连有一老如有一宝 - 文 化 - 石河子名人娱乐新闻网

连有一老如有一宝

作者:杨登莲         来源:石河子名人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8-10-28 16:17    浏览: 评论
 

1961年冬天,二十岁出头的父亲和两个同乡从宁夏来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那个年代的连队聚集了来五湖四海的职工,有老军垦、支边青年、转业军人,也有像和父亲一样来自陕甘宁的农民。
  当年,连里有一个默默无闻的老军垦,他是团里的一位普通职工,因为沉默寡言常常被人们忽视。
  1962年冬,地里的庄稼都收完了,大部分职工去参加积肥等集体劳动,而父亲这些年轻的壮劳力则被派到离连队四五十公里的煤矿附近拉木材。
  上山的时候,三个人一辆马车,车后再拉上一个爬犁。大家穿得厚厚的,坐在马车上有说有笑,一路朝南而去。当天到达煤矿,吃过晚饭,住一宿。
  第二天清晨,三人拉上木头就原路返回。谁知在返回的路上,遇见了大风雪,三人只能牵着马顶风步行。走到半路,四川人张湾脚上的鞋就出问题了,鞋底和鞋面接口处裂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的毛袜子都露出来了。他只好用麻绳捆在脚上勉强前行,但麻绳很快又磨断了。眼看着这样做不行,三人经过商量,决定让张湾抄小路往回赶。
  张湾走到半路,鞋子就彻底分家了,只能找绳子绑起来,把脚背和鞋底固定上,凑合着向前走。就算是这样,还是没能坚持到连队,鞋面鞋底完全分开了不说,连底子也分层了。张湾是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血气方刚,一怒之下就把鞋子扔了,穿着一双毛线袜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走。摄氏零下二三十度的雪天,等张湾走到家时,脚底的毛袜子冻得硬梆梆,脚也失去了知觉。
  大家听说张湾回来了,赶快要接他进屋。而那位老军垦却大声嚷嚷着,坚决不让他进屋取暖。他喊来一群青壮年汉子,把张湾摁在雪地里,将雪覆到他那双已经冻得发木的双脚上轻轻揉搓。不明所以的张湾又气又恨,但早已累得没有一丁点力气反抗,只能听之任之。负责搓腿脚的四五个汉子一直不停地用雪给他揉搓。这几个人搓累了,就换人,一直搓到他的双脚有了知觉,才把他扶到暖和的窑洞里。虽然受了些罪,但他的那双脚终于保护住了。
  后来大家才知道,冬天手脚长期暴露在外,血管收缩,血流量减少,此时如果进入暖和的房屋就会使血管麻痹,失去收缩力,出现动脉瘀血,轻则形成冻疮,严重的会造成皮肤组织坏死。北方居民大都知道,冻僵的手不能用热水洗,只能用雪慢慢地揉搓,这样才能舒缓过来,否则容易出现皮肤坏死。
  张湾的脚彻底好了以后,专程向那位军垦老前辈道谢。老军垦语带悲怆地告诉大家,曾经一个从南方来的职工就是因为不知道北方的寒冷,不知道这种寒冷天气的应对措施而失去了双脚。
  从那以后,连队里的男女老幼见到这位老军垦都十分尊敬。

 

编辑: 赵鹏        责编: 周丽         编审: 王海珊
【字体: 收藏打印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